關於部落格
對於這個世界而言 我只是悄悄消失了 而不是死去
  • 333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《自創》戒音...暫定

「熐,不!不要!!」
痛撤心扉的聲音貫穿了雲霄,浴血的少年手裡握著的是忘不了,一種名叫心痛的東西。 
「憐……醒醒呀,憐……。」
看著床上的人兒斗大淚珠不停的落下,正在泡茶的男子皺著好看的秀眉輕輕的搖了搖他,無奈陷在夢魘裡的男孩恍若未聞,繼續哭訴著那深烙在心中的名字"熐"。
 「縉軒,現在要怎麼辦?憐的狀況好像越來越嚴重了……。」
說話的男子有著一頭芋紫色長髮,深紫色的眼眸中充滿著擔憂。
「嗯…憐他忘不……也不想忘,除非他自己走出來不然我們都幫不了他……。」
杜縉軒輕纜著懷中的人兒,習慣性的順了順他芋紫色的長髮。
「可是……」「好了紫湮…不要只顧著擔心憐,你看你自己最近,好好照顧自己好嗎?別讓我擔心了。」
輕撫著紫湮更加消瘦的臉頰,縉軒不捨的說著。
「讓你擔心了,對不起,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。」
紫湮微笑著撫平了縉軒皺在一起的眉,蜻蜓點水似的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。
「湮……」叩!叩!叩!「請問有人嗎?」門外隨著敲門聲來的是個沉穩又附有磁性的嗓音似乎有點熟悉? 
「誰?」被打斷的縉軒不滿的皺眉放開了在他懷中的湮,小心的向門邊走去。
「我是在森林迷路的人,待了好幾天,我妹妹快支撐不住了,請問可以讓我們在這休息嗎?」
門外的人有禮貌的問著聲音透露出些許的焦急。
「嗯……」縉軒看了下湮,輕輕的將門打開,但看到門外站著的人那瞬間,湮和縉軒同時傻了。
「熐!!」先回過神來的縉軒喚出了那他們刻意避開的名字"熐"。 
「請問……?」先打破沉默的是那名前來求助的男子,懷中抱著一名靈秀的少女,眼中露出疑惑。
「……不好意思,失禮了,先進來吧。」縉軒微點了頭以示歉意將男子帶入室內。
「抱歉,剛剛失禮了,因為你長的很像我們以前的一個朋友。」
稍後才回神的湮,將茶水從新沖過後端了出來。
「嗯……。」男子語氣冷淡的說著,似乎不怎麼在意。
哪裡可以讓罌粟休息…他觀察著四周好像沒有看到能讓懷中少女躺下的地方。
「請問……」才剛要出聲詢問便被牆後的聲音打斷。
「不!!不要…嗚嗚嗚…煌……嗚……。」
聽到那低啜的聲音煙馬上進到房間,縉軒也皺起了眉頭,男子聽到這低啜聲心頭更是一緊,不明白為何自己會有這種感覺,只知道他有想要保護這人兒的衝動。
「軒,憐他醒了,可是……你來看一下吧。」
紫湮從房裡出來一臉擔憂,用眼神向縉軒傳達了不明名訊息,在一旁的男子也看到了,隱約覺得事情似乎跟自己有關。 



對不起大家....整篇就是一個怪字來形容_"_ 沒辦法~~~~沒東西貼啦~"~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