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對於這個世界而言 我只是悄悄消失了 而不是死去
  • 324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盜墓筆記/瓶邪】 軟肋

【盜墓瓶邪同人】軟肋
 
 
我的眼前一片黑暗,被人蒙住了眼睛,四肢銬在牆上,突然前面傳來了一些聲響,好像有人進來了。
 
"你就是吳邪?長的也不怎麼樣嘛!"
 
我不知道他是誰,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被帶來,既然暫時生命無礙,那應該不是要殺我。
 
"真不懂阿坤怎麼會看上你。"
 
那個不屑的聲音似乎沒有打算放開我,自顧自的說著。
 
"不過這樣也好,有了你,我就不怕他不出現!"
 
我靜靜的聽著他說,那個阿坤是誰? 該不會是悶油瓶吧?
 
"我來了,吳邪呢?"
 
突然聽見小哥的聲音,我抬起了頭,眼前的布突然被鬆開,長時間的黑暗讓我不自主的瞇起眼睛。
 
"我知道你緊張他,但是勸你不要輕舉妄動,我在他身上下了蠱,除了我,沒人會解。"
 
小哥背著他的刀站在離我三公尺遠的地方,而我旁邊站著一個男人,很眼熟,但是他卻叫小哥阿坤?有誰這麼叫他?
 
"吳邪?"
 
小哥叫了我,應該是想確定我有沒有事。
 
"我沒事。"
 
我扯了個笑容給他,希望不會太難看。
 
"放心,你的心肝寶貝兒呢,我怎麼捨得弄傷他。"
 
那個男人伸出手來輕輕摩蹭著我的臉,一陣噁心的感覺從背脊湧了上來,我側過頭閃開他的手。
 
!
 
"老子摸你是給你面子,居然敢閃?"
 
毫無預警,一巴掌就打在我臉上,我被震的頭皮發麻,他剛剛說了什麼還沒聽清楚就失去意識。
 
 
 
"!"
 
張起靈看著那個傢伙一巴掌搧在吳邪臉上,差點就提刀砍了上去,要不是吳邪的脖子還握在對方手裡,他早就將那隻手剁下來了。
 
"呵呵,阿坤啊阿坤,想不到你也有今天?我還以為你就是個冷血無情的主,一輩子都不會有弱點,想不到居然會栽在個男人身上"
 
一把拉開吳邪身上的襯衫,他的手在胸膛間游移。
 
"你到底想怎麼樣!"
 
張起靈盯著那隻手,放在刀上的拳頭握的死緊。
 
"把你那把黑金古刀丟過來,然後去我為你準備好的沙發上坐著。"
 
張起靈不信任這個傢伙,可是卻也沒有辦法,只得照他說的話做。
但一坐上那個沙發他就後悔了,不知道是什麼機關,他的手腳全都被固定在沙發上。
 
"別緊張,好好欣賞我為你安排的戲。"
 
那個傢伙朝張起靈笑了一下,檢起地上的刀,唰的一聲抽了出來。
 
"這黑金古刀不虧是龍脊背,想必劃在皮膚上,血濺出來了都還沒有痛的感覺。"
 
"我都已經來了,有什麼事找我,放了吳邪。"
 
那傢伙拿著刀背在吳邪的臉上畫著,好像很享受那種感覺,他不理會張起靈,自顧自的說著
 
"我啊,最近一直為了一件事非常煩惱,那就是該怎麼逞罰你的背叛呢? 是找人輪姦他,還是殺了再把屍體送去給你,或者是把他做成標本泡在福馬林,讓兄弟們欣賞,這個就是讓他們無敵的坤哥有弱點的人? 但怎麼想都覺得不夠,所以我絞盡腦汁的想了個兩全其美的辦法,繼可以懲罰你,也可以斬草除根的辦法。"
 
外面的,拿水進來!”
 
他朝著外面喊了一下,立刻就有人提著水桶近來。
 
把他潑醒。
 
 
 
一陣冰涼的感覺讓我醒了過來,我張開眼,看見小哥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,全身散發著爆怒的氣息。
 
你知道嗎,在遇見你之前的阿坤,可是號稱沒有弱點,不敗的男人喔!”
 
那個男人拿著小哥的刀站在我身邊,一邊自言自語似的說著。
 
可是你,就因為你,他居然放著以前他視為第一任務不管而去救你,你說你是不是很該死?”
 
他微笑著這麼問我,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,他抓我過來到底想要威脅小哥什麼?
 
不回答那我就當你默認了,所以現在我要懲罰你。
 
他拿著小哥的刀,慢慢的劃破我的襯衫,接著連褲子都不放過,直到我全身赤裸,很羞恥,四肢被銬住的我,連想要遮掩都沒辦法,只能任由他玩味似的打量。
 
黑瞎子,我警告你,放了吳邪!!!”
 
小哥的聲音像是從喉嚨裡擠出來的一樣,我想跟他說別生氣,這沒什麼,不要因為我而答應什麼他不想做的事。
 
! ”
 
剛張開口,還沒說話,一陣劃破皮膚的痛楚就讓我不小心叫了出聲。
 
吳邪!”
 
我沒事……小哥你不管怎樣,什麼都別答應他們! ”
 
抬起頭看向小哥,我盯著他的眼睛,這樣告訴他,劃過皮膚的刀痕微微刺痛著,卻還不到無法忍受。
 
我有說想要阿坤答應我什麼嗎?你會不會太自以為是了?真的要阿坤做什麼,你以為有需要用到你威脅他嗎? ”
 
那個被小哥稱做黑瞎子的男人不屑的看了我一眼,隨手又在我身上劃了一刀。
 
你到底抓他來做什麼?”
 
小哥紅著眼盯著黑瞎子問,但他卻完全不把那殺人的眼神當作一回事。
 
我在幫你除掉你不需要的東西,你看,我只不過抓了他,你就這樣沒有考慮的衝了過來,還把隨身不離的刀交到我手上,只要控制住吳邪,那就等於控制了你,這個弱點太大太危險了,所以必須要摘除。
 
黑瞎子面對小哥,清清楚楚的說著,像是教導小孩子的老師一樣,但說出來的話卻讓我不寒而慄,其實他根本沒有打算威脅小哥什麼,而是從一開始,就準備殺了我,前面做了這麼多,只不過是為了讓我不要死的那麼輕鬆。
 
那你以為只要摘掉就好了嗎?就算是軟肋,也是身體的一部分,拔掉了,也是會死的。
 
小哥看著我,緩慢卻清楚的說著,能聽到這個悶油瓶這麼說,我覺得我就算等等就死,也值得了。
 
起靈……唔!”
 
看著我和小哥對望,黑瞎子怒的又拿刀往我身上招呼,這一次他不是像之前那樣輕輕的劃過,而是猛烈的從我胸前劃下,血就這麼噴了出來。
 
吳邪!!!”
 
我從來沒有聽過小哥的聲音這麼激動,可是他得聲音卻離我越來越遠,血液流失的速度像是急速冷凍的冰塊一樣,越來越感覺不到了。
 
阿坤,如果這傢伙真的重要過於那些陪你出生入死的兄弟,那你就去死吧。
 
黑瞎子甩下小哥的刀,看了我們兩個一眼就離開了房間。
 
吳邪……吳邪……
 
小哥抱著我,我的身體感覺到他的顫抖,抬起手,我用我僅存的力氣環過他的頸。
 
起靈,你以後要常幫我回去陪我爸媽,還有三叔跟二叔,我的那間小店就給王盟吧,你有空就去幫幫他。
 
別說了……你不會有事的……
 
我交代著遺言,發現其實沒有什麼好說的,小哥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,只是抓著我的手告訴我沒事。我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了,在我還有感覺之前有一句話我一定要對他說。
 
起靈
 
?”
 
叫著他的名字,聽見他埋在我胸前的頭傳來回應。
 
 
 
 
 by 2010/08/06    END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