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對於這個世界而言 我只是悄悄消失了 而不是死去
  • 324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『新兵日記』- 排長室的秘密 (孫排X羅剛)

新兵日記』- 排長室的秘密 (孫排X羅剛)

副標:從小細節就知道弟控有多細心。


 
「羅剛,排長請你到排長室報到。」
寢室裡,沒人因為這句話有什麼反應,而被叫到的人也早料到似的,正從床上跳下來。
「知道,辛苦你了。」
羅剛拍了拍那位傳喚兵,而對方理解似的對他點了一下頭,畢竟他已經連續一個星期,每天都來傳話了。
 
 
「報告,入伍生羅剛請示進入排長室。」
羅剛站在排長室前,想到這幾天的事他就覺得很無奈……那次在外面打架回來後已經過了兩個禮拜,但自己因為沒有上藥又無法充分休息,所以傷遲遲都沒有好,被孫安邦發現後,從這星期開始,每天晚上都叫他來排長室。
「我不是說了直接敲門進來就好。」
孫安邦拉開房門,笑著對羅剛說,等他進來後很隨手的就把門關上。
「行氣散我放在桌上,你先吃,這邊資料我改一下就好。」
指了指桌上,孫安邦就轉身回去改公文,羅剛拿了行氣散隨便舀了一匙和著水就吞下去,水是溫的,每次都一樣,是舒服卻不燙口的溫度,這點小細節都注意到,足見這個人的細心。還握著水杯的羅剛,忍不住看向坐在床上改公文的孫安邦。
「你如果忙就不要每天叫我過來。」
沒有認為自己是擔心他,只是傷也快好了,就沒有必要每天都過來吧。
「快好了,再等我一下,先坐著。」
完全寵溺的語氣,孫安邦抬起頭對羅剛笑了一下,一邊加快手上的動作。
「我沒有在催你。」
羅剛有點無言,他不知道孫安邦是真的不懂他的意思,或是故意裝作不懂?但他還是聽話的捧著杯子坐在椅子上發呆。
「你先去床上吧,我洗個手就來。」
整理好手邊的公文,孫安邦對羅剛說了一聲就走出房間,而被留下來的人也就脫下衣服後趴上床。
回來後的孫安邦,倒了藥酒在手上,用手心的溫度暖了暖,才將它塗在羅剛背上。
「在部隊裡適應的還習慣吧?」
「沒什麼習不習慣的。」
羅剛趴著沒動,聲音也沒什麼起伏,但孫安邦就是察覺的到,他在說這句話時的僵硬。
安撫似的在他肩上輕輕揉捏著,接著才慢慢開始在傷處推揉。
「有什麼事不要硬撐,該休息就休息,還有一定要補充足夠的水份,才不會像上次一樣又暈倒。」
孫安邦手一邊熟練的推著,嘴上也沒閒著的叮嚀。
「你是住海邊喔?」
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孫安邦停下手上的動作,耳朵湊進羅剛嘴邊,想聽清楚他說什麼。
「你剛說什麼?」
「沒有。」
可是羅剛只是撇過頭,說了句沒有,孫安邦也就沒再追問,繼續手上的動作。
不過在他沒看到了另一邊,羅剛用只有自己才聽得到的音量嘟嚷了一句「管的還真寬。」
 
 
「好了,起來讓我看看你的肩膀。」
推完背上的傷,孫安邦拍了拍羅剛,要他坐起身。
羅剛看著正在倒藥酒的孫安邦,這個人應該會自己擦藥吧,沒什麼好擔心的。
「你自己的傷好了嗎?」
雖然那樣認為,但他還是忍不住問了出口。
「早就好了,不要擔心。」
孫安邦對羅剛笑了笑,不過羅剛卻撇過頭,一副不在意他的回答的樣子。
「這次放假,跟我回去看一下媽好嗎?媽她真的很想你。」
一邊按著羅剛的肩關節,孫安邦低下頭輕聲對羅剛說。
「孫排長,我說過了,那是你媽,不是我媽。」
聽到孫安邦的話,羅剛伸手推開孫安邦按在他身上的手,低著頭,冷冷的說。
「你不要這樣,媽找了你這麼久,也很想你,難道你忍心讓她繼續擔心下去?」
看著低頭坐在床上的羅剛,孫安邦也不想這樣逼他。
「孫排長,我一個人已經很久了,從來沒有被擔心過,也沒有擔心過誰,所以不懂那種感覺,自然也沒有忍不忍心的問題。」
羅剛抬起頭,用僵硬的語氣和一臉故作堅強的表情,慢慢的對孫安邦說。
接著就拿了上衣,起身準備離開。
「小剛,媽當初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,所以你不要這麼快拒絕,這兩天再想想,好嗎?」
拉住轉身要離開的羅剛,孫安邦低聲這麼說著。
但羅剛只是頓了一下,就掙脫他的手離開房間。



 
 
(END)




番外NG小劇場怕癢

副標
這才不是all剛!!

 
「唐豐,身體放輕鬆一點,這樣還是太僵硬了。」
「對不起,再來一次!」
這已經是唐豐第三次NG,平常很少有這種事發生,他也不是忘詞,就是身體沒辦法自然的放鬆。
「導演抱歉,能休息一下嘛?」
姚元浩主動開口跟導演要了一個休息,然後拿著水靠過去唐豐旁邊。
「嗯,現場休息十分鐘。」
導演對著大家講完後也往唐豐跟姚元浩走過去。
「唐豐,你身體不舒服嗎?如果是要不要先跳過你這場?」
導演拍拍唐豐的肩膀,體貼的說。
「謝謝導演關心,我沒事。」
喝著姚元浩遞過來的水,唐豐一臉心虛的回答。
「沒事的話那有什麼問題?怎麼一直吃NG?」
「導演,豐哥他……好像會怕癢。」
看著被導演質問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唐豐,坐在一旁的姚元浩幫他開口,從一開始在拍時他就發現了,只要自己的手一碰到唐豐的背,他就會全身僵硬。
「唐豐你怕癢?」
 導演聽到姚元浩的回答,愣了一下才轉過頭去找唐豐求證。
「嗯……有一點。」
唐豐不好意思的說著,靠離他很近的姚元浩甚至還能看見他整個耳根泛紅。
「給你30分鐘解決這個問題,元浩你幫他一下。」
導演對他們說了之後就對大家喊了聲休息延長。
「豐哥,我這樣手放上去而已你也會怕嗎?」
導演走後,姚元浩伸出手,放在唐豐的肩上,果不其然的看他縮了一下。
「這樣放上來我就是會想縮啊!如果是用拍的就不會。」
唐豐抱怨似的說著,還一副很想拍掉身上的手的表情。
「豐哥你真得很敏感。」
手故意在唐豐背上磨蹭,姚元浩笑得一臉得意。
「……………」
聽著姚元浩像在調戲的話,唐豐實在不知道該回什麼,只能僵在那。
「好啦,不鬧了!」
「豐哥你就當作在按摩,放輕鬆。」
姚元浩捏了捏唐豐的肩膀,用著稍大的力道幫他按壓。
「豐哥你不要把感覺放在背上,試著把注意力放在我手上的動作。」
姚元浩一邊說一邊放慢速度,也放輕了力道。
「其實習慣之後也還好。」
照著姚元浩的話做,唐豐漸漸放鬆身體,覺得其實在他身上的按壓的手也沒有這麼難以忍受。
「要來對一下台詞嗎?」
姚元浩的手沒停,只是從本來的動作換成撫摸,輕輕的在唐豐的背上滑動。
「嗯。」
沒發覺姚元浩改變的動作,唐豐只是懶懶得回答著。
兩人就這樣一邊對詞一邊度過了休息時間,直到某個被導演指使的倒楣工作人員來通知他們要開拍了,兩人周圍得奇怪氣場才被打破。
 
「好,現在正式來,3.2.1.Action!」
休息時間結束,導演也不浪費大家時間直接開拍,這次很順利的一鏡到底。
「好了,收工! 謝謝大家!」
 
 
晚上回去檢查片子的導演,默默盯著銀幕發呆,嘴裡還喃喃念著……
「難怪那麼多人對他們有遐想,這根本不是我跟編劇的問題啊!」
 
最後!
作者跳出來幫導演說
「都怪唐豐太可愛了!!」(欸,這啥?作者不要亂入。


硬要放的小剛裸背照(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